我国电力行业能否率先碳达峰

我国电力行业能否率先碳达峰 来源:科学网 编辑:jianping 电力行业碳达峰
电力是我国碳排放最大的部门,约占全国总排放量的40%。我国提出“2030年前碳达峰、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”的目标后,电力行业积极响应国家的要求和寻找实现目标的方案,力争使我国电力行业率先实现碳达峰。

我国提出的“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”和“十四五”末可再生能源成为增量电力消费主体”的工作目标,将促使电力行业碳达峰的时间进一步提前。
在近日召开的“电力行业能否率先碳达峰?”沙龙活动上,专家们表示,我国电力行业如果主动积极地应对挑战,提前实现碳达峰,不仅会对其他行业起到示范和引领作用,还将显著地推动“双碳目标”的实现。但电力碳达峰的时间和路径,仍需加强探讨和研究。

碳达峰能源先行

“中国向全球宣布‘碳达峰和碳中和’的目标,是中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体现。那么在电力行业,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实现碳达峰?电力行业有没有可能‘弃煤’?”国网能源研究院原副院长胡兆光在主持沙龙时抛出了一连串问题。

“我主要是从全社会分行业能源、电力这样全尺度,来思考电力行业的目标设定问题。”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研究院气候处处长杨方表示,“在碳达峰问题上,能源需要先行,需要有更大的担当,必须建立一种倒逼型目标。”

杨方指出,在落实“双碳”目标的过程中,要兼顾碳排放的控制和能源发展安全的关系。“我们不能以牺牲经济增长,或者是牺牲能源安全,来推动碳排放的减排,相反,它们应该是相辅相成、相互促进的。这也是我们落实‘双碳’目标的先决条件。”

事实上,我国的电力消费是一个快速增长的过程,未来我国碳排放还会有一定的增长空间。但杨方强调,要兼顾电力行业与其他行业达峰的关系。“电力行业有一个双重的减排身份,一方面电力行业排放最多,我们必须先减到位才能达峰,才能中和。另一方面,能源活动终端大量消费也产生排放,而这个排放的减少关键是靠电能替代。”

期待实现低碳转型

国网能源研究院能源规划所室主任元博表示,走低碳转型之路,是电力行业实现“双碳”目标的必然选择。

“要实现减排,控制能源消费总量,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。而这依赖于产业结构的调整,还有全社会的节能提效。”元博表示。

同时,在电力行业实现低碳转型的过程中,要关注的重大问题是科学确定煤电的发展定位和达峰时间。元博认为,综合考虑电量平衡、保障供应安全及电力供应成本等因素,煤电发展难以做到“急刹车”。

“新增煤电主要是要发挥高峰电力平衡和应急保障作用。”元博指出,从系统安全角度,煤电可以为系统提供转动惯量,可以作为应急电源,来提供高峰容量支撑和安全备用。

多位专家指出,新能源在实现“双碳”目标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。

“我们国家新能源产业链条非常完整,包括我们国家光伏组件产能占到全球90%以上。成本与技术经济性处于下行通道,从这些角度来看,未来新能源还是实现碳中和要依托的决定性电源。”元博表示。

但北大能源研究院气候变化与能源转型项目副主任康俊杰也指出,“双碳”目标的提出,虽然对可再生能源领域来说是巨大的信心鼓舞,但风电、光电行业要考虑行业可持续性。

“过去十年,我国风电每年增量基本稳定,如果制定过高目标,会引起行业急剧变化,不利于以后发展。”康俊杰表示。

强化科技创新攻关

“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的实现,需要强化科技攻关。”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戴彦德表示,风电潜力提高、太阳能效率提升,CCS(碳捕集封存)等技术的推广,都是未来创新发展的重要方向。

元博也表示,碳达峰碳中和是政策驱动与技术驱动联动的工作,需要超前布局、集中攻关。

“像CCUS(碳捕集封存与利用)技术,常规电源的低碳化,氢能、储能、电网数字化等一批核心关键技术,在助力‘双碳’目标方面,都有比较乐观的预测。”元博说。

“CCS技术不光在电力行业应用,全社会在工业、在其他行业都要用CCS技术。”杨方表示,减排贡献中,有6%左右是通过CCS实现的,大量是通过清洁电力实现减排作用。

“要兼顾技术可行与经济高效关系。”杨方表示,目前的方案中,包括发展100%可再生能源电力系统,以煤电为基础的传统化石能源辅以CCS的方式来进行渐进式的变革等,都需要加强技术创新的支撑。
0
国外三级片